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2020-07-11 分类:D鲜生活 作者: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键盘是让我们和电脑产生联繫的桥梁。当我们第一次接触到「个人电脑」时,首先要认识的,就是这个密密麻麻好像活字印刷术的矩形工具。那时家里有部电脑还很稀奇,更多人是用一张印了按键的大纸板来熟悉键位和指法。

键盘被视为生产力装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人机互动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但另一面,它也被抨击是效率低下的代表,因为现在最佳解并不一定是输入文字。

但不管怎幺说,纸笔之外,应该找不到比键盘更普及的通用输入工具了,这种相依性也影响着身边电子装置的发展。

传统笔电自然不用说,发展到今天,设计其实和几十年前个人 PC 诞生时并没有太大区别,就算萤幕再怎幺变大变薄,另一面肯定少不了键盘。而平板电脑,则以加上一块键盘就能实现生产力为傲。

手机也一样,哪怕手机已算 10 年里发展最快的消费电子产品,哪怕它抛弃了实体按钮,可每次输入资讯时底部仍会出现一小块区域,依旧是等比缩小的虚拟键盘。

就算在完全虚拟的 VR 世界里,你还是会看到键盘的影子,唯一不同点大概是它是飘浮在你面前。

当整个社会生产都已和键盘连在一起时,你甚至想不到还有什幺新工具能取代它的地位。

我们现在最常用的 QWERT 键盘,出自报社编辑之手

事情还是得从发明现在键盘的人说起,他叫克里斯多福‧莱瑟姆‧肖尔斯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肖尔斯原本只是出版社编辑,他从《科学美国人》杂誌里一台布满按键的原型机器获得灵感,打造一台能撰写的打字机,当时键盘只有简单两排按键,左半部是数字,右半部则按照「ABCD」的 26 个英文字母顺序排列。

但之后,肖尔斯的合作伙伴提出修改键位排列的想法,他并不是想追求更快的打字效率,反而希望能「刻意」控制打字速度。

原因在于那个时代盛行的机械打字机装置。看过 19 世纪末相关电影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这种机械打字机是靠敲击前方按键来驱动背后的撞针,将字母印在纸上。

如果按照最初的「ABC」顺序排列,一旦打字速度变快,可能还没等上一个字母撞针归位,下一个撞针就抬起,此时打字机就很容易被相邻的撞针卡住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因此,肖尔斯才决定将一些反覆出现的的字母分隔,最终在 1867 年,名为「QWERT」的按键体系便逐渐出现在各种商用打字机装置。

之后也不是完全没人挑战 QWERT 键盘的地位,尤其是随着改良打字机和 PC 出现,卡键无法再称之为问题。如果想追求「更快的打字速度」,QWERT 键盘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1990 年代,世界打字最快的人使用的是名为 Dvorak 的按键布局,据说这种键盘将 70% 的常用键位放在靠中间,而不像 QWERT 分散,不仅能有效加快打字效率,还能缓解长时间打字带来的疲劳。

专业的速记员也会选择使用专门的录入机,比如在中文领域,你看到的速记装置就会将键盘分为声母区和韵母区,速记员採取键盘并击的方式,让左右手指同时按下几个音节码,以便同时打出多个汉字,换成正常键盘的话只能一个一个字母敲拼音。

但这些更快的汇入方式,都没有动摇 QWERT 键盘一百多年的统治地位。毕竟对键盘来说,打字仅是众多输入需求的其中一项。

因为习惯,这种按键排列组合活了近 150 年

「你用这键盘学会了怎幺打字,你的父母乃至爷爷奶奶一辈,都是如此。」纽约大学教授 Kevin Weaver 解释。惯性使然,是大部分人认为 QWERT 键盘能长时间统治输入方式的理由。

毕竟,改变习惯向来是繁琐的事,意味着我们要抛弃成为常识的东西,再重新学习另一套新思维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笔者就有过一段经历。前两年从日本购入一台 MacBook 笔电,键盘样式是日版而非最熟悉的美版,除了中间字母排列顺序一致,大部分功能键都改了位置,如果不修改键点阵,就只能重新形成一套基于日版键盘的输入记忆。

考虑到直觉性,笔者最后选择适应这套日式键盘,几个月后基本能做到盲打各种符号。如果现在又换一台电脑,用美式键盘敲一篇完整文章,反而还得用眼角余光扫一眼键盘才行。

光是功能键的改变尚且如此,我不敢想像如果面对的是将 26 个字母全部打乱的新键盘,那得经历多痛苦的折磨之后才能适应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所以,就算有人不断将键盘样式做成弯曲、扇形,甚至分成左右两半,以便更符合人体工学设计,可就是没人敢改动按键的位置。

要是把这排列组合改了,哪怕真能提升打字速度,也意味生产键盘的厂商得全部换成新样式,教学生打字的老师也要重新学习。

这不只是习惯问题,更和整条产业链利益相关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其他领域也有类似情况。比如游戏主机摇桿,为电子游戏的核心输入装置,整体设计到了 Xbox 时代已经基本定型,往后不管触控板还是六轴感应等特徴,利用率都不高。

连最敢创新的任天堂,自 Wii 和 WiiU 之后的 Switch 也选择回归传统设计;迎合玩家习惯是一方面,同时也是可虑游戏的移植成本。

把键盘变成触控萤幕还不是好办法,连苹果也只敢先砍掉六分之一

人们对键盘的排列组合已形成肌肉记忆,这并不影响科技公司进行另一番尝试,那就是把实体按键改成触控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比如苹果,2016 年版 MacBook 首次推行 TouchBar 设计,表面上看只是占据原本实体键盘六分之一面积的触控条,实际更像将一部分萤幕功能移到键盘区,因为上面显示的并非固定按键,而会根据使用软体不同,出现各种功能性按钮。

这是触控萤幕之于实体按键的最大价值,即它可迎合软体场景呈现不同的互动方案,相比实体键盘的作业逻辑完全固化,触控萤幕显然弹性更高。

但 TouchBar 只能算苹果对触控化 PC 设计的试验,毕竟,它仍保留使用频率最高的实体键盘,这让大部分人仍多会用「老办法」操作,比如各种常用的捷径键组合。

苹果不是第一家想改进键盘和软体互动关係的厂商,一些製造笔电的公司过去几年也做过一些实验性产品,比如我们经常提到的由两块触控萤幕组成的双萤幕笔电,虽然它们多数情况下还是要叫出一整面虚拟键盘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还有罗技去年推出 Craft 键盘,也单独设计了类似微软 Surface Dial 的旋钮,为此还专门找来 Adobe 合作,你在使用 Photoshop 时,就可以转动 Crown 旋钮来调节画笔或选区大小。

不过这些新鲜的解决方案暂时只在小範围引发讨论,也无法成为弃用键盘的理由。玩 CS 时仍喜欢用 WASD 行动,蒐集网路素材时也得经常按 Ctrl-C / V,这些标準化作业都是基于 QWERT 键盘建立起来的,触控萤幕能在 PC 领域建立另一套标準化工作流程吗?这是软硬体厂商要共同解决的问题。

有了语音就能彻底抛弃键盘了?还真的未必

还有什幺互动能让我们完全抛弃实体键盘?现在呼声最高的无疑是语音。

各种语音助理的活跃,智慧喇叭装置的兴起,加上 AI 技术的影响,让我们开始相信语音将改变人和电子装置之间的沟通方式。我们只要开口说想做什幺,这对大部分人来说几乎没有学习成本。

但语音并不是万能,键盘输入仍有价值,儘管从效率角度,我们往往会强调更有优势的一边,不过生产力工作本身,强调的是追求效率和创造力之间的平衡,这或许是我们坚持沿用「不那幺有效率」的键盘来完成工作的原因。

好比现在用键盘打字,取代学生时代手写功课,但手写从未完全被取代,毕竟当你提笔写字时就会发现,我们在意并不是写字本身这件事,而是一笔一划过程中获得的思绪延展。

键盘其实也一样,看闪烁的游标在文字后面跳跃,听到键帽轴回馈有段落感的敲击声响,对不少人来说都是创作的催化剂。我们花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学习并习惯这种互动,之后几十年都和它不离不弃。

打字键盘诞生一百多年,为什幺还没被取代?

理想状态下,我们更希望未来的计算装置能整合所有互动方式,然后会根据不同的使用场景叫出不同方案,比如撰写时继续使用键盘,但会在绘图时变成触控板,而语音、手势等也能当作辅助互动──或更天马行空一点,当我想什幺,萤幕就出现文字和画面?

当然,对摸着触控萤幕长大的孩子来说,实体键盘在他们心中的地位,可能还不如滑动手势重要。当键盘被捨弃,无疑他们会最先拥抱新趋势,而我们不得不艰难地改变,如十几年前我们的父母,对着完全陌生的字母,也只能使出「二指神功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