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表演艺术(下篇)‧本土化民族舞‧麒迹走遍全国

2020-07-12 分类:J生活的 作者:
支持表演艺术(下篇)‧本土化民族舞‧麒迹走遍全国在港台习舞十多年的郭少麒,回国后组团增进人民对华族舞蹈和文化的认识。一年前,他办了一场华族舞汇演《风云再麒》全场爆满,观众涵盖各族,给了他莫大的鼓舞。对他而言,华人南下来马居住衍生出来的是另一种新文化。因此,麒舞者计划在未来两年巡迴全马演出,让城乡各地人认识马来西亚华族舞。它,不只是拿着扇子或是手巾跳舞的舞蹈而己。38岁的郭少麒在登嘉楼出生,吉隆坡长大,19岁才开始学舞蹈,属于靠后天努力的类型。他的老师是我国着名编舞家缪长青,曾在她的川草舞蹈剧场做实习生、书记、管理工作室、舞者及教课。经过一段日子的磨练,他下定决心要走舞蹈这条路,就去了香港学舞。2001年,他进入香港演艺学院,却不是学主流的现代舞或芭蕾舞,而是选修中国舞。“因为我觉得本身是华人,里面流着华人的血吧!我们跳舞时很自然会做一些华人的动作。”“我们跟中国或香港人的民族意识不一样,我们小时读华小,看港台电影戏剧吸取中华文化养份,让自己觉得跟华族很贴近。当我要去进修华族舞时,也是全世界都在寻找`身份象徵’的时候,每一个区域、每一个国家都在找着具代表性的东西,我就想学习一个跟自己文化背景贴近的舞蹈,就选了中国舞。”对于我国华人文化,他的见解是:“我们马来西亚华人就是汉族后人,主要是跳手巾或扇子舞。不过,我们早就脱离汉族文化,早期看到很多的宫廷舞、蒙古舞都越来越少,因为现在出现一个新的名字叫作华族,就是马来西亚华族。”大马华族舞跟中国不同他指出,马来西亚华族文化是经过长年累月的磨砺,华人离开中国后来到马来西亚居住衍生出来的新文化,所以现在走一趟全国华人舞蹈赛,就可以看到各种各式的舞蹈样式,都不曾在中国看过,包括道具、音乐、服装和颜色都跟中国的不一样了。“我们会用沙爹扇,这是本地很典型的道具。还有在一些小朋友的舞蹈中,我们看到木屐舞。中国也有木屐,不过没有这幺有特色,也不常穿,反而马来西亚一年到晚都有人穿。这些道具、颜色和动作都结合了本地色彩,如马来或印度文化,我把它列为马来西亚的一种新文化。”郭少麒成立“麒舞者”后,2014年在吉隆坡天后宫首办华族舞汇演《风云再麒》,表演横跨古典与现代,包括千手观音、剑舞、新疆顶碗舞、朝鲜舞等等。“这是我成立舞团后第一次演出,一场观众有800人,那时很惊讶,想不到有那幺多人想看民族舞蹈。所以今年就比较有信心在更大的场地演出。”《麒迹》是郭少麒最新作品,舞团带来8支舞蹈,其中包括新疆舞、民间舞蹈以及现代华族舞等等。此外,他们也成功邀请两位香港艺术家参与这次的演出,他们分别是着名编舞家林慧恩和着名古筝演奏家李冠集,分享自身对华族古典舞和古典音乐的认识,作为一种跨国交流。不过,今年的演出不一样之处是为了筹募首次巡迴演出《麒迹》的经费。“我们希望把华族舞蹈演出带到全国各地。由于是两年计划,演出行程一直在接洽中,目前暂定的地点是东马美里,还有适耕庄和槟城。”舞蹈背后的文化在香港习舞期间,郭少麒从最基本学起,可以说甚幺都学。“中国舞分为两大区,第一个就是古典舞、京剧、武术还有芭蕾舞的结合,所以你会看到有剑舞。另外的民间舞也分很多种,除了主要的汉族,还有很多不同的少数民族舞蹈。”他说,虽然在中国有约五十多个少数民族,惟在课程就会被归纳为比较常见的大族,比如朝鲜、新疆、西藏、蒙古、傣族等。“中原一带有很多籍贯的人都以农耕为主,丰收时就会跳舞庆祝,那时手上拿着手巾扇子,渐渐形成汉族人离不开手巾和扇子这两样东西。安徽、山东、山西、云南等都有不同的表演,而傣族就有孔雀舞。”郭少麒在香港进修中国舞五年,在校期间获四年海外生奖学金,曾在多个作品中担任领舞,并随校赴多个国家演出。2006年毕业后,郭少麒加入台湾云门舞集二团。他在台湾工作五年,2012年正式回国发展他的舞蹈事业,成立“麒舞者华族舞团”,积极编创、教学及表演。总想念民族的根郭少麒在港台学习和工作期间,时常回来马来西亚演出。2004年还在香港读书时,他就回国办了一场华族舞汇演。后来在赴台湾之前,在本地完成第一场个人表演《梦蝶》。他在台湾工作五年后想到回国,纯粹觉得在外国久了,经验也够了,总得找个地方落地生根。“我离开家超过十年了,就想回来,在自己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讲得好听一点,马来西亚是我的根源,所以我想回来贡献社会。”他指出,无论在香港或台湾,整个舞蹈生态都比较健全,很多我国舞者出国后都会想到把这些知识带回来。“我除了跳华族舞,还有跳现代舞。我在香港时曾加入东南亚舞蹈团,所以摄取各不同舞蹈的知识,回来也作不同形式的演出。”在他的工作室的一幅墙,挂满他演出过的宣传海报。他逐一介绍说,《亚当与夏娃》是现代舞表演,回国后的第一个演出;《明日晚霞》舞剧是送给爸妈的作品。“我在中学时与舞台剧表演,爸妈不太支持,慢慢理解后才全力支持我。”巡迴演推广舞蹈《麒迹》呈现的是本地比较少看到的舞蹈,包括郭少麒擅长的水袖和剑舞。此外,主办单位还会邀请不同单位一起演出,其中有本地三所大学,即马来亚大学、苏丹依德利斯师範大学和国家艺术学院参与演出。在舞蹈教学方面显得积极的郭少麒表示,以上大学的参与主要是提醒社会,若你要学跳舞,本地这三所大学有提供舞蹈课程。《麒迹》在各地的演出会根据不同场地作调整。“若去到小地方,我们就不演出,改做教育性质的示範,比如蒙古舞,我们请舞者跳后再请观众一起跳,以推广民族舞,而不是看完演出就走。”由于舞者都是兼职,郭少麒计划用两年时间跑完全马,惟无法敲定所有时间地点。“我很幸运遇到一群落力的舞者,他们一半是在职者,一半是学生。大家都愿意配合,约一个时间就来排舞。”无论如何,郭少麒如其他艺术表演者一样面对经费的问题。採访在《麒迹》演出的一个月前进行,主办单位还到处找赞助,包括申请政府的拨款,以资助他们接下来的巡迴演出。欲了解更多详情,请拨打03-62423440/017–2859981/018-2601868或浏览以下网址
上一篇: 下一篇: